一家三代见证医疗大发展

编辑:dede58.com 发布时间:2018-09-18 浏览:

    60年前,中国人还被蔑称为 “东亚病夫”。新中国成立后,政府通过不断完善公共卫生体系和医疗服务体系,使国民健康水平得到持续改善。目前,我国居民人均期望寿命为73.0岁,与建国前的35.0岁相比,大幅提升。
    原德州市人民医院副院长王世勤一家三代从医,讲述自己的从医经历,三代人的感触大不同,而从三代人的经历中,我们却看到了德州医疗事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王世勤 (中)与儿媳王泉莉 (左)及孙女王真在医院合影

见证医疗技术大飞跃

王世勤(原德州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骨科专家)

    解放初期医疗设施很简单,设备比较简陋,医务人员又比较少,像阑尾炎、肠穿孔等手术在当时已算是大手术了。
    “我是新中国的受益人,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的今天。”谈起新中国成立60周年,今年70岁的王世勤老人感慨万分。
    王世勤家世世代代都是没有文化的贫苦农民。新中国成立,刚刚到入学年龄的王世勤挎上书包走进了学校,成为家里第一个读书的人。就这样,在新中国的新式学堂里,王世勤徜徉在知识的海洋,并于1959年参加了全国统一高考,进入原山东医学院学习。“解放初期,农村的医疗条件是相当差的,农民看病很困难。家里人支持我学医,就是觉得当医生能帮上大家的忙,是一件实实在在的事。”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最朴实的想法成就了今天的一位骨科专家。
    1964年,王世勤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了当时生活条件艰苦、医疗条件相对落后的德州地区,在地直机关门诊部作保健医生。文革时期,人民医院缺少外科大夫,便将王世勤调入人民医院。由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所限,加上“文革”十年动乱的影响,医院各项工作发展缓慢,较为落后的管理观念和 “大锅饭,一刀切,不核算”的弊端,使医院越办越穷,资金短缺,医疗设备滞后,环境和秩序差,看病难、住院难、手术难的问题十分突出。当时外科不再细分专业,所有开刀手术都归为外科,王世勤和他的外科同事们都是“全才”。1972年,王世勤被派到天津医院参加全国骨科医师培训,之后回到人民医院开始以骨科为主,成为德州骨科专业元老。
    望着门诊楼外不远处碧波荡漾的新湖风景区和楼下停车场内挤满的各式车辆,王世勤感慨地说:“变化真大啊,再也看不到以前的影子了。”王世勤回忆说,他刚入院时门诊室外还只是一条小土路,病人来看病大多是赶着小驴车、推着小拉车或是抬着单架步行来的,骑自行车的都很少。病房也很简陋,外科只有两个病房,医生不足10位。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医院还在为病房里是否要安装一台电扇而开了好几次办公会。老外科主任直到退休也没有一间专用的主任办公室,甚至都没有一把专用的椅子。除了环境差,医疗条件也比较落后。1978年仅有100毫安X光机等简陋设备,而现在则拥有了国际先进的16层全身螺旋CT、数字X线摄影系统、数字血管造影机等先进的现代化大型诊疗设备230多台部,拥有先进的手术设施及综合重症监护病房(ICU)……王世勤回忆说,起初外科仅能开展像阑尾炎、肠穿孔等较为简单的常规手术,而现今则能开展各种心脑血管病介入治疗技术、断指(肢、趾)再植技术、活体肾移植手术、心脏不停跳冠状动脉搭桥手术、各种关节置换术、各种内镜微创诊治技术、试管婴儿技术等多项居全省先进水平的医疗技术。特别是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协作的眼病防治中心开展的准分子激光、生物羊膜角膜移植术治疗各种复杂性、难治性眼疾病手术已与世界同步。
    几十年的路王世勤脚踏实地走来,“现在的医疗条件和幸福生活以前是做梦都没想过的,我感觉又满足又幸福,‘感谢党、感谢新中国’,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最实在的话。我只想尽我的微薄之力,尽可能多地为老百姓看病解除痛苦。”已经退休卸任十年仍坚守在医疗岗位的王世勤医生这样说。

经历医疗管理大变革

王泉莉(王世勤医生的儿媳,现任德州市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

    以前评价一个护士是否优秀要看她针扎得准不准,而现在对一个优秀护士的要求不仅要针扎得准,还要熟练掌握各种高科技技术。
    “当时病房里一到夏天就特别潮,墙上都长了绿毛,最严重的时候墙皮一块块往下掉。”王泉莉回忆起1984年自己刚到人民医院工作时的情形。不仅环境差,医疗条件也不容乐观。王泉莉回忆说,当时不知为什么农药中毒的病人特别多,而治疗此病的药叫阿托品,有时需要间隔10分钟注射一次,有的5分钟就要注射一次,赶到晚上,只有一个护士值班,如果有四五位这样的病人,那么就这一件事就能让护士不住脚地忙一晚上。而现在,不仅有了职业病与中毒专业,还有了长效药,一天打上两三针即可控制,副作用也小。
    采访时,王泉莉在微机上调出一个文件,并通过办公内线电话与病房楼联系核实相关内容。王泉莉笑着说,微机化管理应该算是医院的一项重大改革了。王泉莉回忆自己刚工作时的情景:医生下医嘱,由护士将医嘱抄写在病历上,护士拿着处方到药房划价,再到住院处记账,然后再返回药房拿药,有时赶上排队,需要等两三个小时才能办完,除此之外,护士还要负责给患者结账,又耗时又耗力。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医院实行微机化管理,全院工作人员分批接受微机培训,很快,管理进入自动化、规范化。如今,住院的病人每天都会收到一张一日清单,不仅有治疗费、床位费,而且连一片价值几分钱的药也都明示出来。护士也不用拿着处方到处跑了,只需将处方输入微机,系统自动划价记账,药房打印出明细单直接就能拿药了。“先进的微机化管理不仅让护理人员有了更多的时间用在照顾患者上,而且患者对自己的钱花在了哪里也是一目了然、明明白白。”王泉莉感慨地说。
    “以前评价一个护士是否优秀要看她针扎得准不准,而现在对一个优秀护士的要求不仅要针扎得准,还要熟练掌握各种高科技技术。”王泉莉告诉记者,以前对呼吸机这样的高科技产品只有ICU的医护人员会用,而现在,全院护士不仅要求会用呼吸机,还要熟练掌握气管插管、除颤、心脏复苏等急救技术。
    回忆起自己刚工作时的一位患者,王泉莉还深感遗憾。当时一位急性心梗患者经过抢救正在慢慢恢复,那时不像现在有安装支架及冠脉造影等先进技术,心梗的死亡率是相当高的,那位患者能脱离危险大家都觉得特别高兴。但因为缺乏健康教育,患者完全卧床不动,没能得到被动活动,三周后恢复活动时突然造成下肢静脉血栓引发其他器官病症而突然死亡。如今,健康教育和技术操作被提到了同等重要的位置。
    在王泉莉的办公桌上,记者看到了该院编写的护理工作用书,内容涉及到护理职责、护理常规、应急预案等多项内容,护理质量在不断提高。

感受医疗服务大提升

王真(王世勤医生的孙女,现为德州市人民医院骨外科护士)

    只有不断学习,丰富自己的知识,提高自己的技能,才能更好地服务患者,才能不辜负“白衣天使”的称号。
    受爷爷和婶婶的影响,王真高考时填报了泰山医学院高护专业。她拿着自己的专业书与婶婶王泉莉当年的教科书比较,虽然书名相同,但内容却比婶婶学的要更丰富、更详细,涉及的技术也更先进、更全面。最明显的是,王真所学的内容比王泉莉当初所学多出了重要的两科——健康教育和互换沟通。
    除了每日做病房病床卫生、患者的牵引护理、病情观察等常规工作外,王真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对患者及家属进行健康教育和互换沟通。王真所在的骨外科病房截瘫病人很多,患者翻身很困难,皮肤也容易生褥疮。王真协助患者翻身时要观察患者的情况,帮患者找到身体的支撑点,以减轻皮肤的受压情况。另外,还要在饮食及护理方面给患者家属合理建议,以帮助患者尽快康复。对于遭受意外事故而突然截肢的患者来说,心理承受问题是他们面临生命脱离危险后的另一大难关,作为护士,一有机会就会通过与患者聊天等方式进行互换沟通,帮助患者树立信心,走出心理阴影。在她的心中,一个护士就是患者的半个保健医生。
    王真告诉记者,现在医院对护理工作特别重视,理论考试和实际操作考试常常进行,除随机抽查,护理部每年要组织两次考试,各科室则是每月一考。通过严抓紧管,护理人员不仅业务水平上去了,而且还紧绷安全弦,杜绝差错事故发生。
    没有爷爷那时的艰苦,也没有婶婶那时的遗憾,每天走进高耸的19层住院部大楼,看着病人渴求健康的眼神,看着紧张而有绪忙碌着的医护人员,似乎都有一种力量让王真振奋。如今,王真申请了网络教育学习卡进行专业深造,她说,现在全院博士生、研究生就有一百多人了,自己只有不断学习,丰富自己的知识,提高自己的技能,才能更好地服务患者,才能不辜负老百姓对她们“白衣天使”的称呼。

相关链接
    截至目前,我市有公立卫生机构175处,卫生技术人员17078人,床位13245张,固定资产23.31亿元。其中市直卫生机构8个,包括市人民医院、第二人民医院、中医院 (中心医院)、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市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妇幼保健所、中心血站、120急救调度指挥中心和医疗器械维修管理站,职工2146人,床位1719张;县级综合医院12处、中医院9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市卫生局卫生监督所)11处、妇幼保健站7处 (不含计生系统4处),职工10807人,床位6941张;乡镇卫生院128处,其中中心卫生院37处,一般卫生院91处,职工6052人,床位4585张。村卫生室4090所,乡村医生10051人;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9处,社区卫生服务站68个。民营医院或诊所527个。张睿 整理

    ■记者 魏敏 通讯员 常德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

Copyright © 皇冠体育竞彩app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