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农村小伙:害虫也能变成“宝贝”

编辑:dede58.com 发布时间:2018-12-24 浏览:

马振彬展示自己的“蚂蚱宝贝”


青草是蚂蚱的“最爱”,马振彬精心呵护蚂蚱的“一日三餐”。

  蚂蚱又称蝗虫,蝗虫泛滥便能形成蝗灾,历史上曾若干次为害百姓,可谓“罪大恶极”。可28岁的马振彬却对这样一种罪孽深重的害虫情有独钟,他为何对蚂蚱如此着迷?养蚂蚱又经历了怎样的过程?近日,记者带着诸多疑问走近了马振彬,马振彬也为记者讲述一段他和蚂蚱的情缘故事。

  ◎饭店“偶遇”蚂蚱萌生养蝗念头
    马振彬,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小伙,家住陵县徽王庄镇后马村。初中毕业后他便辍学到天津打工,在亲戚的帮助下他在静海的一家生产防盗门工厂当起了一名电焊工,老实能吃苦的马振彬在这里一干就是10年,由最初的学徒工熬上了师傅,工资也由最初不到600多块钱涨到4000块钱。今年春节刚过,马振彬却做了一个令人费解的举动:不去天津打工了,在老家养蚂蚱!

    其实,马振彬的这个想法由来已久。2009年的一天,与普通工友吃饭时,让马振彬萌生了辞职养蚂蚱的念头。当天,马振彬和一位同事在厂子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闲聊,看到饭店里有人在吃炸蚂蚱,两人也想尝尝鲜,便点了一盘。“炸蚂蚱吃起来很香,类似炸金蝉。”马振彬说,“当时饭店老板还介绍说,蚂蚱含蛋白质很高,营养价值丰富,并且还有保健作用。”吃完饭算账时,老板给这盘炸蚂蚱开出了18块钱的高价,“这种随处可见的庄稼害虫到了饭店里咋就这么贵呢?”马振彬模糊意识到了其中的商机。

    经过四处询问,马振彬了解到吃蚂蚱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静海的饭店,不论大小,几乎家家有炸蚂蚱这个菜,并且很受顾客欢迎。”马振彬还了解到,饭店里蚂蚱并不是庄稼地里的普通蚂蚱,而是一种由人工养殖的特殊品种。“饭店卖的价格这么高,收的时候肯定也不便宜吧?”养殖蚂蚱的念头在马振彬的脑子里开始萌生。

  ◎骗老父来津 蚂蚱计划获批
    萌生养蚂蚱的念头后,在车间里干活的时候马振彬经常向天津当地的工友们打听蚂蚱的出处,但始终没有什么进展。直到有一天,一位东北工友给他说出了其中的秘密。“其实我们厂附近的村子里就有养蚂蚱的,大都是在家里的闲院里养殖,我自己还养了点呢。”工友带着马振彬参观了自己的蚂蚱棚。“据我了解,静海当地养蚂蚱的很多,每个村都有两三家,但是规模都不很大,蚂蚱棚占地一两亩的就算大的了。”马振彬还从工友那获得了一个重要信息:一斤蚂蚱能卖16块钱!马振彬的心有点按捺不住了,对蚂蚱也“心生爱意”。2009年中秋节,马振彬去天津市里看望叔叔,只提了二斤蚂蚱,“因为送蚂蚱,我挨了俺叔的白眼,不过后来他告诉我,蚂蚱的口感确实不错。”马振彬憨厚地笑着。

    去年,他把养蚂蚱的想法告诉了家里人,结果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老父亲把他臭骂一顿说:“你这叫不务正业,走歪道,有养牛、养猪的,哪有养蚂蚱的!”媳妇也整天絮叨他,怕他被人骗。

    马振彬天生一股犟劲,养蚂蚱的想法“雷打不动”。“我父亲不相信我可以,但是他总该相信现实吧。”8月份,马振彬给父亲打电话,让他来天津看看,父亲执意不去。“最后我还是以让父亲来天津旅游的方式把他骗来了。”到天津看到确如儿子所说,有很多人在养蚂蚱,并且收入也颇高,父亲终于同意了儿子的想法。

  ◎为取“蚂蚱经”险些丢了命
    得到父亲的支持后,马振彬就想大干一场。令他惊喜的是,他送叔叔的二斤蚂蚱,现在有了回报,叔叔要和他合伙一起养蚂蚱。“蚂蚱如果从棚里跑出来,对附近的庄稼是一种很大的危害,所以蚂蚱棚的质量要求非常高。” 为了不上当受骗,盖蚂蚱棚用的尼龙网全是爷俩儿从天津买来的。“我自己有一个很破的农用三轮车,这次出力可不少,当天我们就是开着它去天津买的材料,一早就去,晚上饭点时正好赶到家。”严冬腊月,爷俩身穿军大衣,开着没有敞篷农用三轮,一天行车500多公里,马振彬回忆起来却是满脸的微笑。

    今年春节刚过,马振彬回到了他厂子,办理了辞职手续,结束了他10年的打工生涯,丢下了握了10年的焊枪。正月十四晚上,他和叔叔相约来到了天津当地一家养蚂蚱大户,“和人家接触也是为了多学学养蚂蚱的经验。”马振彬说,“那天晚上他给我们讲了很多,我们聊的也非常高兴。”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晚上返程的路上两人发生了意外,他们乘坐的夏利车和一辆大车相撞,夏利车报废,马振彬的头被撞破,叔叔胸部受伤,险些丢了性命。“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呢!”马振彬说。

  ◎筑起“蚂蚱营房”黄土地变身黄金地
    经过种种努力,今年五一,他终于在自家村北筑起了占地4亩多的“蚂蚱营房”,蚂蚱大军也于6月份正式入驻。

    马振彬的蚂蚱大小棚共有5个,总占地4亩多。蚂蚱棚用竹坯儿坐骨架,外覆盖尼龙网,外观类似一个小型的温室蔬菜大棚。“蚂蚱食性杂,无论是田间地头的杂草还是河沟里苇子叶都可以成为它们的食物。他们的适应温度在25-32℃之间,养殖周期为70天左右,在本地气候下一年可以养两期,三年投一次种苗就行……”马振彬介绍如何养殖蚂蚱时好似一个蚂蚱“学者”。

    马振彬的蚂蚱棚“开张”没有几天,村子却传出了杂声。“他家的蚂蚱棚旁边就是一片棒子(玉米)地,万一蚂蚱从棚里跑出来那还了得,不把棒子全给糟践了!”一位村民说当时大家都很有顾虑,生怕这些害虫危害自家的农作物。对此,马振彬早有准备,“我和俺叔专程去天津买的尼龙网就是防止蚂蚱从棚里跑出来的秘密武器。”原来,他们爷俩儿买的尼龙网的网眼比家里筛面用的箩底网眼都小,蚂蚱根本无法通过。“为了防止麻雀啄破尼龙网偷食爬到尼龙网上的蚂蚱,我和俺叔的眼珠子除了睡觉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盯着蚂蚱棚。”为了照顾好蚂蚱,马振彬用心也颇多。“我一天给蚂蚱喂三次食,人吃饭的时候,蚂蚱也要吃饭。”马振彬用麸皮拌食,一天三遍撒给蚂蚱吃,外加青草料。“进入蚂蚱棚后我先用青草将地上蚂蚱赶到一旁,免的一脚踩死几个。”马振彬俨然对蚂蚱已经产生了感情,“为能照顾好蚂蚱,我干脆在蚂蚱棚旁边建了个屋子,把家直接搬到这儿了。”

    临行前,马振彬还给记者透露了养殖蚂蚱的收益,“现在一年一平方地皮能养殖出4斤蚂蚱,一斤蚂蚱的市场价格是 16块钱。”记者细算,一亩地的毛利润是4万多块钱,“种粮食的话,一亩地利润一年下来也就1000多块钱的收入。”马振彬说“我要把黄土地变成黄金土地。”憧憬未来,马振彬雄心勃勃。

  □记者 王秀波 通讯员 任晓敏 李龙 摄影报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

Copyright © 皇冠体育竞彩app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